• <acronym id="imcqg"><td id="imcqg"></td></acronym>
  • 搜索 解放軍報

    參加戰斗20多次,抗美援朝戰場的346.6高地是他最輝煌的一頁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江永紅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11-04 07:06

    永遠的高地

    ■江永紅

    共和國勛章獲得者李延年是軍隊離休干部。在授勛前,他的事跡所知者不多。在解放戰爭、湘西剿匪、抗美援朝戰爭和邊境防衛作戰中,他參加大小戰斗20多次,多次立功受獎。其中最輝煌的一頁,寫在抗美援朝戰場的346.6高地上。

    346.6高地可控制漣川至鐵原的鐵路和公路交通線,戰略地位相當重要。這個高地原本為我方控制,但在美軍1951年的“秋季攻勢”中,為美騎一師部隊占領,守軍為一個加強連。師、團首長決定,由李延年所在的四一八團三營奪回該高地并堅守之。

    這一戰非同小可,關系到朝鮮南北軍事分界線的劃分。在開城的談判桌上,美方代表狂妄地提出,因其握有制海權、制空權,所以在劃分軍事分界線時,必須在陸地上得到“補償”,“軍事分界線應劃到中朝軍隊陣地以北38公里至68公里”。這一無理要求理所當然地被我方拒絕后,美方代表惱羞成怒,撂下狠話:“那就讓炸彈、大炮和機關槍去辯論吧!”346.6高地之戰,就是“辯論”的一部分。

    346.6高地并非一座山峰,而是由5個山頭成“一”字形排列,第五個山頭是主峰。高地面對我方的一側有一條公路、一條小河,名驛谷川。越過小河,山前有一片坡度平緩、縱深約300米的開闊地。要攻占這個高地,首先遇到的難題是如何通過這片開闊地。

    三營的進攻部署為:九連從左翼進攻,為主攻;七連從右翼進攻,為助攻;八連為預備隊。七連戰士對未能打主攻牢騷不小,李延年批評說:“發牢騷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的把助攻打成主攻!”無論是主攻連還是助攻連,能否通過300米的開闊地是關鍵。李延年要全連繼續練利用炮彈坑隱蔽、逐坑躍進的戰術,規定人員之間至少要相距3米。

    10月8日夜,在我炮火準備之后,三營出擊。隊伍剛過驛谷川河道,敵人的炮火便鋪天蓋地地覆蓋過來。七連官兵按照戰前反復練過的“臥倒”“躍進”的動作要領,在炮火封鎖區中前進。先頭班十班在班長張德福的帶領下,一舉拿下第一個山頭繳獲輕、重機槍各兩挺;也許因為敵人被七連勇猛的動作鎮住了,第二、第三、第四個山頭,也分別被七連的一班、四班、七班攻克。只剩下最后一個山頭了,但直到這時,擔任主攻任務的九連才上來一個班。據他們說:“九連和八連在通過開闊地時,被敵人炮火覆蓋,傷亡殆盡?!睉鹎?,李延年為激發全連的戰斗熱情,說過“有本事就把助攻打成主攻”的話,不料助攻當真打成了主攻?,F在,他們要主攻最后一個山頭了。李延年指揮部隊分兩翼對主峰做最后攻擊。十班長張德福帶領全班沿右翼交通壕摸到距頂峰30米左右的地方,敵人的一挺機槍“突突突”地打過來,讓人無法抬頭。張德福連投兩顆手榴彈,這挺機槍啞巴了,他正要往前沖,又有機槍打過來,他不幸頭部負傷。他顧不得鮮血直流,讓戰士朱協甫為他擰手榴彈蓋。朱協甫擰一顆,他就投一顆,大概投到第十三顆時,敵人的機槍全部啞火了。頂峰拿下時,張德?;枇诉^去。李延年對著擔架上的人大喊:“張德福!張德福!”眼淚像開了閘一樣滾滾直流。就是這個張德福,在戰前公開批評李延年沒有積極向上要任務,李延年雖然受了冤枉,卻心里舒坦,因為戰斗熱情飽滿的戰士是勝利的本錢……

    然而,現在還不是他宣泄情感的時候。從敵人手里奪回陣地只是第一步,而守住陣地的任務比拿下陣地更艱巨、更危險。李延年一面督促大家抓緊構筑工事,一面清點人員。他發現全連雖已減員20%以上,但班排建制還比較完整。這時,他與上級的無線電聯系還是通的。按照營里的命令,因其他連隊傷亡較大,七連要挑重擔,負責主峰和第四個山頭的防御,其他連隊負責另外三個山頭。要想守住山頭,必須連夜修好工事,挖好坑道。美軍為奪回這個高地,已經集中了10個炮兵群??覆蛔∨趽?,一切都完。李延年一個一個掩體、一條一條坑道地檢查督促,以迎接天亮后美軍傾瀉鋼鐵的暴風驟雨。

    9日9時,美軍的飛機先來了。8架飛機輪流向我陣地投彈,一顆炸彈就炸一個大坑。如果掩體被直接命中,那將是災難性的。美機欺負我沒有防空武器,故意飛得很低,飛機發出刺耳的噪聲,膽小的人會被嚇住。8架飛機來回繞了三四圈,把所帶的炸彈投完才飛走。飛機剛走,炮彈接著就來了。李延年是個久經戰陣的人,見識過各種炮擊的場面,現在也不知該用什么詞匯來描述眼前的情形。他只知道,炮彈的爆炸聲像連環雷一樣沒有間隙,炸得讓人產生幻覺,仿佛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拉向恐怖的深淵。都說美軍戰術不咋的,就會“打鋼鐵”,可嘗了美軍“打鋼鐵”的滋味,才知道那滋味是多么難受!敵人的第一次炮擊終于停止了,李延年帶著通信員劉雙功跑出坑道。天哪!陣地已經面目全非,恍若隔世。高地上茂密的植被不見了,只有高大喬木的“尸骸”還在冒煙;原來濕潤黏合的土地變成了粉塵,一抬腳就拋出一道煙塵。戰壕、交通壕大多已蹤影難尋,只有少部分還能見到一個輪廓。

    李延年鉆出坑道,使勁兒大喊:“趕快出來,準備戰斗!”陸續有戰士從掩體里爬出來,因渾身灰塵,一時也分不清誰是誰。突然,他聽到一個焦急帶哭腔的聲音:“槍管被塵土塞上了,這可咋辦?”槍管被堵的報告接二連三地傳來,李延年大聲說:“用手榴彈、炸藥包和擲彈筒打!”怕大家不會用擲彈筒,他在二排的陣地上現場示范,先用擲彈筒打了一顆手榴彈,接著又打一顆六○炮炮彈,手榴彈和炮彈都在敵群中爆炸。李延年說:“就這樣打,把敵人打下去!”果然,美軍的第一波進攻被手榴彈和擲彈筒打退了。

    然而,敵人退下去就意味著炮彈馬上要打過來。美軍打的是富貴仗、鋼鐵仗,這樣簡單粗暴地“打鋼鐵”,幾乎無戰術可言,但你又不能不承認它的厲害。它一波接一波地從空中和地面鋪天蓋地地炸你,直到讓你完全喪失戰斗力。在打退美軍的第四波進攻后,七連的7個干部只剩下李延年和三排長,戰士只夠編4個班了,更為嚴重的是與上級的通信中斷了。在與營里最后一次通話時,李延年曾接到指示:“實在不行,讓八連、九連全部收縮到主峰上,丟失的山頭等兄弟部隊接防后再收復?!薄敖^對不行!”李延年剛說完這四個字,電臺就被炸壞了。他還沒有說完的話是:第一,僅僅守一個主峰是守不住的,其它山頭丟失后,敵人就可對主峰形成四面包圍;第二,即使丟一個小山頭,敵人就會大肆吹噓,對談判不利……李延年感到有一種神圣的歷史責任在召喚自己,在這樣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他決定挺身而出了。

    他首先將本連的40多人整編為4個班,一排兩個班,指定了由一班長代理排長;三排兩個班,仍由負傷的三排長指揮。然后,他去了解兄弟連隊的情況,發現九連只剩下一個班,李延年讓這個班與七連三排一起戰斗,聽從三排長指揮。八連的情況也很嚴重:總共還有19人,干部只剩下一個排長宋國亮。李延年把他們編成兩個班,指定宋國亮為代理副連長。他動員說:“八連是響當當的‘鋼八連’?,F在,你們就是‘鋼八連’的根。相信你們一定能打出‘鋼八連’的威風來!讓美帝國主義看看,也讓兄弟連隊看看!”他最后到了機炮連,發現連長王財、指導員王榮寶都還在,但全連也僅剩下15名戰士,其中8個彈藥手,未曾摸過槍。李延年與他倆商量,把這15個人編成兩個班,因為機炮已經損失,要他們到敵人尸體上去找武器,武裝自己,像步兵一樣戰斗。

    整個陣地上還有5名干部,其中3名正連級干部,還有兩個排長。李延年召開了一個緊急干部會,提議由這5個黨員干部組成臨時支委會,統一指揮戰斗。他說:“現在與上級的聯系完全中斷,我們必須自主完成任務。這個時候,我就不客氣了,由我當臨時召集人;如果我犧牲,由機炮連指導員王榮寶當召集人。我們的任務,就是帶領大家堅決守住陣地,直到兄弟部隊來接防?!?/p>

    接下來,李延年對戰斗任務進行了重新部署。原來是七連守第四、第五個山頭,八連、九連守另外三個山頭,機炮連配屬行動。李延年把陣地分為左、右兩翼。左翼雖然對著我方,但因山下有約300米的開闊地,敵人可以迂回到我陣地后方來發動進攻;右翼是面敵的一方,敵人的前四波進攻都是從右翼發動的。李延年提議,由機炮連連長王財協調兩翼;左翼由王榮寶指導員指揮八連兩個班、機炮連兩個班,防敵迂回進攻;右翼兵力是七連4個班加九連1個班,由他自己親自指揮。

    下午2時,陣地防御部署還沒有完全調整完畢,美軍的第五波進攻就開始了。這一次,美軍似乎吸取了前四次一味正面進攻的教訓,采取了正面進攻與迂回包抄相結合的戰術。在用飛機大炮猛轟之后,從左右兩翼展開進攻,各有一個連的兵力。幸虧李延年調整了部署,加強了左翼的兵力。美軍也許低估了我側翼防御能力,居然以密集隊形向我陣地沖來,沒想到突然遭到連珠炮似的手榴彈轟擊。八連九班戰士高青山一個人就投出20多顆手榴彈,手榴彈打光后,新兵胡中華遞給他一支卡賓槍,這是從敵人尸體上撿回來的。高青山接過卡賓槍,5個單發就撂倒了5個敵人。他對胡中華說:“你看,鬼子多好打,一槍就是一個。你也來試試?!闭f著便把槍交給胡中華。胡中華接過槍來,兩梭子打出去,也撂倒了5個敵人……機炮連兩個班剛組建就遇到了惡戰。指導員王榮寶一連投出16顆手榴彈,將其中一路敵人打退;而另一路敵人快要接近我交通壕,眼看就要得手了,王榮寶高聲喊道:“共產黨員、共青團員、革命戰士,跟我沖??!”帶領大家躍出戰壕,對著敵人,用機槍、沖鋒槍猛掃,敵人被他們的氣勢所嚇倒,丟下尸體和傷員退了下去。但是,王榮寶的腿和腳負了傷,站不起來了。這時,剩下的子彈、手榴彈不多了,而敵人又涌了上來,王榮寶對大家說:“子彈沒了,就用爆破筒、六○炮彈打!”戰士們說:“指導員!你放心,我們一定要把敵人打垮!”他們說到做到,一番激戰后,把敵人反擊了下去。

    打得最激烈的還是右翼七連一班的陣地。這個陣地是敵人上山的必經之地,所以不惜代價也要奪取。一班打退了敵人連續十余次的沖擊,陣地前留下了敵人數十具尸體,而一班也只剩下滕桂橋一個人了。這位孤膽英雄戰斗到最后,子彈打完了,手榴彈投完了,赤手空拳怎么辦?他在塵土中猛刨,刨出兩根爆破筒。他拿起一根爆破筒,使勁向敵人扔去,可因用力過猛,扔偏了,只炸死邊上的幾個敵人。眼看40多名敵人嚎叫著向戰壕蜂擁而來,滕桂橋抓起最后一根爆破筒,拉開引信,抱著冒煙的爆破筒沖進敵群,隨著一聲轟響,敵人倒下一片。英雄戰士滕桂橋與敵人同歸于盡了!滕桂橋的英雄壯舉徹底震懾了敵人,直到這一波進攻結束,敵人居然也沒有再往這里來。

    打退敵人第五波攻擊后,時間已是下午4時。李延年清點人數,發現左右翼共減員10多人,防守兵力愈加不足了。兵力少,彈藥也用完了,只得要大家到敵人尸體上去找。李延年肩背著美軍的卡賓槍,手里提著子彈袋,正在與戰士一起搜集彈藥,通信員劉雙功急匆匆地跑來報告:“師長派二連姜副連長帶一個排上來了?!?/p>

    姜副連長向他報告:“師、團首長非常關心你們,黎師長專門讓我帶來了電臺,讓你接到電臺就馬上開機,報告情況?!?/p>

    李延年剛打開電臺,電臺里就傳出了師司令部作訓科長楊盛德的聲音。楊盛德在聽了李延年的匯報后,說:“你注意聽好,師長要對你講話?!崩钛幽晗仁怯X得自己聽錯了,繼而又感到這非常符合黎原師長的一貫作風。

    “李延年!”

    “到!”

    只聽師長說:“你們七連打得真漂亮!立了大功??!要繼續發揚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狠狠地打擊敵人。師的炮火會全力支援你們,要注意觀察彈著點并及時報告?!?/p>

    “請師長放心,我們保證人在陣地在,把美國鬼子消滅在眼皮底下!”

    師長的關心和鼓勵被迅速傳到了每一個戰斗崗位,李延年要求大家打出英雄氣概來,人人爭取立功。同時,與機炮連連長王財一起從傷員中找來一個炮兵偵察兵,給師炮群當眼睛。

    敵人的第六波攻擊開始了,還是老一套,用飛機大炮開道。炮聲停止,其步兵分兩路蜂擁而來。李延年讓偵察兵向師里報告:“主峰東南500米,有敵人約兩個連;主峰東北300米,有敵人約1個連。請求開炮!”師炮群的炮彈立馬覆蓋過來。因為美軍前五波進攻都沒有遇到大的炮擊,這次突遭炮火覆蓋,立馬死傷慘重,進退失據,瞬間就喪失了戰斗力……

    天黑之前,李延年又指揮部隊粉碎了美軍的第七波進攻。

    按上級命令,10日凌晨5時,兄弟部隊會來接防。平安過了9日24時,再過5個小時,接防部隊就上來了。這5個小時里,他們又打退了一次敵人的偷襲。

    凌晨5時,兄弟部隊按時上來接防。雙方交接完畢,三營部隊回撤。此戰后,李延年被志愿軍總部記特等功,并授予“一級英雄”榮譽稱號;同時,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自由獨立二級勛章、三級國旗勛章。

    這是他永遠的高地。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甘肃快三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