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imcqg"><td id="imcqg"></td></acronym>
  • 搜索 解放軍報

    無人機進入“常態運用”時代 反無人機技術水漲船高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凌玉龍 成次敏 彭金華 發布:2020-11-05 13:55:4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各國主要無人機與反無人機裝備。制圖:姚小鍇

    頻繁亮相,無人機進入“常態運用”時代

    ■凌玉龍 成次敏

    10月26日,阿塞拜疆軍隊使用“旗手”TB-2無人機突襲了納卡地區“國防部長兼國防軍司令”哈魯秋尼揚的車隊,摧毀了其乘坐的車輛。無獨有偶,2020年1月,美軍利用“死神”無人機擊斃了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圣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

    此外,在敘利亞戰爭、利比亞戰爭、阿富汗戰爭以及也門“胡塞”武裝同以沙特為首的聯軍戰斗中,都出現了大量無人機的身影。其擔負的任務,也從傳統的戰場偵察、監視獲取情報擴展到邊境海域巡邏、通信截聽、電子干擾、中繼通信、精確打擊等領域。不難看出,作為新質作戰力量,無人機正廣泛運用于多種樣式的戰爭行動,成為戰爭的標配、戰場的寵兒。

    與傳統有人機相比,無人機系統機體構造簡單,動力裝置和機載設備相對便宜,加之無須配備生命保障和安全救生系統,所以造價低廉。同時,無人機不受人為因素的制約,無須考慮飛行員的生理極限和生命危險,可以冒險執行急難險重任務,甚至深入敵后作戰。操作人員甚至只需坐在辦公室,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操縱無人機執行各種任務。

    通過打擊關鍵目標達成戰略效果,尤其是無人機斬首作戰,是無人機在作戰中的重要運用方式。在納卡沖突中,阿塞拜疆軍方使用TB-2察打一體型無人機攻擊亞美尼亞的D-30榴彈炮、BM-21火箭炮陣地,造成亞美尼亞大量T-72坦克、火箭炮、裝甲車等裝備損失和人員傷亡。今年1月,在“定點清除”蘇萊曼尼的行動中,美軍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控制一架MQ-9“死神”無人機執行任務,只以3枚火箭彈的代價,就命中蘇萊曼尼并徹底摧毀了其車隊,實現“外科手術”式精確打擊。

    正因為無人機作戰具有人員零傷亡、機動性好、隱蔽性能突出、作戰效能高等優勢,使得無人機在現代戰場的運用頻次持續攀升。各國也因此愈加重視無人機的發展,從應用技術、用途、使用、管理規范上做好無人機運用長遠規劃。未來,無人機的種類越來越多、數量越來越大、功能越來越全、技術越來越先進,將承擔起大量傳統作戰中由人擔負的作戰任務。

    隨著智能技術的發展,無人機技術的智能化程度也將得到快速提升,“蜂群”自主作戰等戰法也將更加成熟。今年9月3日,美軍一架加掛了“敏捷禿鷹”人工智能吊艙的“死神”無人機進行了首次試飛實驗,其可對無人機收集的大量數據進行自動檢測、快速匹配、識別和跟蹤目標,并提供給指揮官進行射擊決策。在不久的將來,加掛了“敏捷禿鷹”人工智能吊艙的“死神”無人機將可以在線自動識別和定點清除目標。

    針鋒相對,反無人機技術水漲船高

    ■彭金華

    隨著戰爭形態向智能化、無人化加速演進,使用無人機執行戰場偵察監視、定點清除等任務的戰例越來越多。近年來,國外一些政要官邸、軍事基地、核電站、油田等也曾遭到無人機攻擊或侵擾。

    為有效應對無人機帶來的安全威脅,世界各國紛紛加快研制發展反無人機技術,提高反無人機作戰能力。

    “硬摧毀”,就是使用各種裝備直接攔截、摧毀或者捕獲無人機。

    常規火力攻擊,即使用導彈、炮彈、彈炮結合武器系統等實施火力攔截摧毀,這是較為常用且直接有效的方法。2018年1月6日凌晨,俄羅斯駐敘利亞軍事基地遭極端組織的13架無人機襲擊,俄軍立即采取措施,用“鎧甲”-S近程防空系統擊落了其中7架。

    激光武器打擊,即使用高能激光實施精確打擊,直接徹底擊毀敵無人機,或者燒毀無人機部分機身、光電系統,使其墜毀。美國波音公司研制的“緊湊型激光武器系統”,可輸出高達10千瓦的激光束打擊摧毀無人機。

    微波武器抗擊,即使用高功率微波武器擊穿、燒毀無人機的電子元器件,從而使其失去控制,掉落墜毀。美國陸軍曾測試了雷聲公司研發的“相位器”高功率微波武器,用其擊落了多架無人機。

    無人機截擊,即像戰機空中格斗一樣,使用具有打擊能力的無人機在空中截擊敵方無人機。比如,無人機群對沖撞擊、無人機攜帶武器空中格斗、無人機拉網“抓捕”等。

    “軟打擊”,就是通過干擾阻斷無人機的通信和導航系統,迫其降落或者偏離航線。

    干擾衛星導航。使用電子戰手段有效干擾或者截獲無人機的衛星導航信號,使其無法精確定位、偏離航向或者喪失執行后續任務的價值。比如,英國研制的“反無人機防御系統”,可有效干擾敵無人機接收全球定位系統的信號。澳大利亞的“反無人機電磁槍”,則可通過發射電波信號干擾無人機的衛星導航信號,迫其降落或者返回。

    干擾射頻通信。無人機通信數據鏈比較容易受到干擾,擾亂無人機與控制平臺之間的通信是一個有效的反無人機方法。英國的“反無人機防御系統”也可向無人機發射定向大功率干擾射頻,切斷無人機與控制平臺之間的通信鏈路,從而迫使其降落。目前,美國、澳大利亞和西班牙等國家已部署該系統。

    干擾陀螺穩定。無人機主要是靠搭載的陀螺儀裝置保證自身平衡,使用聲波與陀螺儀固定頻率產生共振,可使陀螺儀失效,從而使無人機失去平衡。美國的“LROD聲炮”經改造后,可干擾3公里左右的無人機。

    “巧欺騙”,就是利用光學、電子、網絡信息等技術手段,對己方目標進行偽裝,對敵方無人機進行欺騙,從而降低敵無人機偵察打擊效果。

    光學欺騙,即對己方目標進行偽裝防護,隱真示假,欺騙敵無人機。比如,可使用激光照射己方假目標,用產生的激光回波欺騙敵方無人機的激光制導武器系統。

    電子欺騙,即使用電子“假信號”迷惑敵無人機,使其執行錯誤指令。俄軍的“薔薇”電子戰系統,能在半徑約10千米范圍內自動識別敵方無人機的遙控信號,然后進行編碼模仿,發射大量假信號,使敵無人機偏離航向或者按照假指令著陸。

    網絡欺騙,即通過植入木馬病毒、安插“后門”程序等手段,對無人機指揮控制系統進行網絡攻擊,通過指揮中心發射“假指令”,從而控制、接管無人機。

    責任編輯:楊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chinese110.cn域名使用側邊欄!
    甘肃快三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