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imcqg"><td id="imcqg"></td></acronym>
  • 搜索 解放軍報

    《志愿軍一日》:戰地風云的真實記錄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凌行正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10-26 08:18

    戰地風云的真實記錄

    ——參加《志愿軍一日》編輯工作回憶

    ■凌行正

    在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之際,再一次閱讀《志愿軍一日》這部歷史巨著,當年的風雪長津湖、血濺松骨峰、鏖戰上甘嶺、猛攻轎巖山等戰地烽火硝煙撲面而來,英勇的志愿軍指戰員們的喊殺聲似猶在耳,一幕幕克敵制勝、打敗侵略者的戰爭奇觀又展現在眼前……

    當年,我有幸參加了《志愿軍一日》的征稿和編輯工作。

    在朝鮮戰場停戰后不久,在當時總政文化部部長陳沂提議下,經總政治部領導批準,志愿軍政治部(簡稱“志政”)于1953年12月10日下發了《為號召全軍撰寫〈志愿軍一日〉的決定》。我們54軍接到志政的這個決定后,即在部隊中展開了群眾性寫作活動。在短短的半年時間里,各師就送來了大批的《志愿軍一日》征文稿件。軍政治部文化處組織我們幾個人對送上來的征文稿件進行篩選和初步的加工潤色,然后再選出一批較好的稿件,要我于7月4日上送到志愿軍政治部文化部。志政文化部已有一個以申述同志牽頭的工作班子,負責抓這項征文工作。這時,在北京,總政文化部已組成了“《志愿軍一日》編輯委員會”,編委會下設立了以《解放軍文藝》編輯部行政組組長劉亮為主編、申述為副主編的“《志愿軍一日》編輯部”,由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的各軍和大單位各選派一人來參與編輯工作。于是,我們軍文化處劉處長派我去北京參加“《志愿軍一日》編輯部”工作。

    我于1955年2月12日由朝鮮東海岸駐地蓮花洞扛著自己的行李卷和挎包出發,先坐汽車到屯田火車站,上志愿軍專列回祖國。過鴨綠江后,于16日趕到北京。

    “《志愿軍一日》編輯部”設在北京廣安門外六里橋蓮花池。真有意思,從朝鮮的蓮花洞到北京的蓮花池,難道我與蓮花有緣?這里原是一個廢棄的制磚廠,被部隊用來作為花房苗圃。蓮花池邊有幾排平房,編輯部辦公、住宿都在這幾排平房里。附近是八一電影制片廠,有一段時間,我們吃飯、洗澡都在八一廠。

    編輯部下設四個組,我被分在第四組工作。第一階段進行學習,首先學鄧華司令員的報告《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三年來的勝利》,使我們對抗美援朝戰爭有個全面了解,從而提高思想水平和概括能力。接著,進行編輯業務學習,由主編劉亮講編輯方針、編輯方法、工作任務和流程。在選稿上,他強調了三點:一是在題材內容上,必須是從志愿軍入朝作戰開始、到停戰前后為止,在朝鮮戰場上發生的事情;二是作品的材料,必須是作者的親身經歷和親身感受,是自己所做、所看、所聽;三是可不限于在一天中發生的事情。為了配合業務學習,編輯部給每個編輯發了一本蘇聯紅軍編寫的《沖擊柏林》。該書匯編了二戰時蘇軍參加攻克柏林戰役時從元帥到士兵的回憶錄,其編輯方法可以借鑒。學習階段結束后即進入第二階段,對稿件的篩選和編輯工作。

    當時各參戰部隊送到編輯部來的稿件有13000多篇,計2000多萬字,我們編輯的工作量是相當大,任務也是十分繁重的。來自各參戰部隊的27名編輯人員在舊磚廠簡陋的小平房里夜以繼日地做起案頭工作來。原準備6個月完成任務,到七八月份就可回部隊去,但實際上一直到10月中旬才把所有的稿件編完。這時,編輯部大部分同志返回各自部隊,主編劉亮同志把我和王沄、張爍幾個人留下來做出版校對及收尾事宜,要把這次工作堅持到底。

    編成后的《志愿軍一日》,全書共四冊,分為四編:第一編是1950年10月25日入朝作戰起,到第五次戰役止;第二編是1951年6月阻擊戰開始,到1953年4月底止;第三編是戰勤,包括鐵道兵、汽車兵、防空、衛生戰線等;第四編是1953年5月13日夏季反擊戰開始,到停戰前后止。全書總計為120萬字,其作者上自志愿軍總部領導,下至基層士兵等,共500多人。

    當時認為這部書創造了三個“空前”:一是這次群眾性的征文活動,其發動指戰員之廣泛、發動規模之浩大,是空前的;二是這部書是由戰爭的親自參與者提起筆來,將這次戰爭從開始到結束做了全景式的戰地紀實,成為“志愿軍戰史的旁編”,這也是空前的;三是這部書編成后,即受到郭沫若、茅盾、巴金三位文學大師的稱贊。時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科學院院長、中國文聯主席的郭沫若審閱了書稿后深為感動,當即提筆為之作序,熱情洋溢地給予了極高評價。文化部部長、中國作家協會主席茅盾,中國作協副主席巴金也都撰寫了評論文章予以肯定。胡喬木同志對該書的編輯出版高度重視,作了重要的安排。這在我軍的軍事文學創作史上也是空前的。

    1956年4月下旬,主編劉亮要我和張爍二人將編成的書稿送往志愿軍政治部領導審閱。接著,到7月4日,我們校對完《志愿軍一日》全部書稿的最后一個字,我在編輯部的工作才算全部結束,返回部隊在朝鮮的駐地。

    郭沫若先生在他給《志愿軍一日》寫的《序言》中說:“抗美援朝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一項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愛國運動。中國人民最優秀的兒女——中國人民志愿軍,在新中國建立之后僅僅一周年的時間就渡過鴨綠江,協助英雄的朝鮮人民,打退了帝國主義的侵略,保衛了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獨立,鞏固了祖國的邊疆?!薄斑@樣一個偉大的保衛和平反對侵略的運動不能沒有一部翔實的文字記錄,為今后世世代代的中國人民和全世界愛好和平和正義的人們留下富有教育意義的紀念文獻?!睔v史已經證明,《志愿軍一日》就是這樣一部“富有教育意義的紀念文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甘肃快三预测